談情慾:哲思誌(十B3)奧古斯丁 《懺悔錄》 第十卷

哲思誌(十B3奧古斯丁 《懺悔錄》 第十卷   談情慾

寫在前面

奧古斯丁的《懺悔錄》第十卷有兩大部分:一、談記憶;二、對肉體的情慾、眼目的情慾、今生的驕傲三者的反省。哲思誌(十B2談記憶;哲思誌(十B3)談情慾。

第十卷後半段的重點是檢討自己的情感。從心思意念反省到情慾的吸引、感官的誘惑、好奇心、傲慢等等誘惑,這些都是真理之路的絆腳石;這一篇網誌就此部分節要改寫奧古斯丁對以上所提的情慾、誘惑、試探的深切反省。最後,奧古斯丁提出唯有基督是神人之間的中保,祂能治療人們心靈的困擾。最後一段總是不忘以榮耀頌讚上帝作為結束。

第十卷是奧古斯丁撰寫《懺悔錄》時的思想和情感,是其懺悔書寫的尾聲,也可以視為自傳的結束語;之後的三卷是他的哲學和神學論述。

 

經文重點:
凡世界上的事,就像肉體的情慾、眼目的情慾,並今生的驕傲,都不是從父來的,乃是從世界來的。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,惟獨遵行神旨意的,是永遠常存(約壹二16-7)。

此文是奧古斯丁對以上人生三大試探所做的深切反省。

 

情慾對於身體、靈魂是一種誘惑

奧古斯丁總是作情色的夢。他懺悔受到情慾的誘惑:我有根深蒂固的積習,種種前塵往事還是出現在記憶裡。我醒時不做的事情,一旦進入夢境,它們還是贏得我靈魂與肉體的歡愉。
於是奧古斯丁禱告主:全能的上帝,是否祢的能力不足以治療我所有的痼疾?我還需要祢更多的恩典才能消滅我夢中的綺障,使我的靈魂擺脫情慾的沾染?全能的上主啊,求祢成全我,在我這血氣方剛的年齡,不受這一類的誘惑,甚至能清心寡慾地在夢中壓制微弱的誘惑。這在祢並非難事,希望祢在我身上完成慈愛的造化,直到我的身體得贖,身體內外能夠與祢一起享受平和。

生活於二十一世紀,有這麼多元的影片、聲音透過大眾傳媒和無遠弗屆的網路,不斷教育人們要勇敢承認自己的需要。好像在說,請你不要悶騷,要滿足它;然而,神的子民在這世代應該受其影響不大。奧古斯丁的反省也提醒我們,沒有人能全然地清心寡慾,沒有一個聖人,為晚上的夢來懺悔似乎有點沉重。

 

對食慾的誘惑應採取何種態度
奧古斯丁認為,人們沉迷美食世界,跑到自己的外面,心出去了,卻遺棄內裡的上帝。如此在美食世界中尋尋覓覓,可否找到安息?若是沒有從神來的恩賜,一個人不能清心寡慾!於是,奧古斯丁宣告,我依靠加給我力量的主,能應付這一切。

接下來,奧古斯丁引用保羅的說法,我們不吃也無損,吃也無益(林前八8)。吃了並不使我富裕,不吃也不使我匱乏;我不怕食物的不潔,只怕嗜好的不潔。君看以下的聖經例子:上帝容許挪亞吃肉;以利亞食肉後恢復體力;約翰以蝗蟲野蜜為食,並不因食物而帶受累;但是,以色列人在曠野,不是因為想吃肉,而是為想吃肉而抱怨上帝。以撒因為貪一碗紅豆湯而受騙;大衛不肯飲勇士冒死打來的水(撒下二三15-17);撒但用麵包試探耶穌,不是酒肉。

於是他向主禱告:我被圍於誘惑之中,每天和口腹之慾交戰,希望戰勝世界的耶穌,為我的罪惡代求,救我脱離這樣的綑綁。

 

對聽覺的快樂應採取何種態度

奧古斯丁自承有時會犯一個錯誤:讓音樂反客為主地超過理智而自為領導。音樂僅因理智的領導而被接納,它所帶來的快感不應該使人神魂顛倒;快感有兩面效果,也可能帶來危險,我在其中不知如何取捨。「悅耳的聖樂使軟弱的心靈發出虔誠的情感。但是若有曲樂感動我心過於歌詞的內容時,這時我是寧願不聽歌曲的。」

奧古斯丁回想自己恢復信仰的初期,怎樣聽到聖樂而感動得流淚,認為頌讚敬拜的制度有其作用。清澈和諧的歌曲,激動人心歌詞,讓一些「歸家的遊子」感動涕零。

音樂容易成為人們內心深處跟著起落的原因。令人著迷的音樂帶有很大的感染力,它使人的靈魂起波動還是肉體在波動?教會的敬拜讚美團或是聖歌隊成員,對於音樂的感動甚於對信仰的感動?他們看重情感的融入或是表現的好壞?這裡面可以有很深的陷阱。

 

對視覺的誘惑應該採取何種態度

我的眼睛喜歡看美麗的物品和影像。每天我張開眼睛,形形色色的東西向我傾注、撫摸著我,它們透過很強的滲透力挑逗我,不讓我有片刻安寧;它們其實不似悅耳的聲音在萬籟俱寂之中使我享受暫時的寧靜;但是,它們一旦消失我便渴望追求,如果長期絕跡,我的心靈便感到悒悒不樂。

我將懺悔我雙目的享受,希望神的子民以友誼的雙耳傾聽我的懺悔。

上主啊!我在這帳棚裡歎息勞苦(林後五4)。種種的誘惑至今正在襲擊著我,我不斷呻吟,拒絕眼目的誘惑,不讓它們阻礙我走祢的道路;主啊!我渴望天上的安宅猶如衣服遮蔽我身體。
因為祢是我的榮光,因為藝術家手中的尤物,無非來自我們終日想望的至美。受造者的美善是從祢來的至美法則;這法則就在至美之中,但人們視而不見,否則他們不會捨近求遠,一定能為祢保留自己的精力,不會消耗力量於徒勞疲憊的樂趣。

我雖然能夠分析種種,自己卻陷入這樣的羅網,但是,主啊,你挽救了我,祢的慈愛常常在我眼前。我心眼如同瞎子,光鮮的物質給生活穿上糖衣,我好像醉心於世俗的人,對生活本質視而不見。但願我的靈魂是被上帝所佔有,而不是被這些所俘虜。

生活遍地是羅網,我經常失足,在我搖搖欲墜、不知不覺之際,祢不斷救拔深入陷阱的我;因為祢是以色列的保護者,祢不打盹也不睡覺 (詩一○二4)。」


如何做到不單單靠感官視覺做決定?
聖經中的例子提醒了我:老眼昏花的以撒用祝福來辨識二子,而不是先認清兒子後給予祝福(創二七);雅各老來靈裡敏銳,他雖然看不見,卻憑藉著心靈的辨別,對自己的孫子,約瑟的二子,交叉了雙手祝福他們。他們不憑眼見,跟隨真理之光而行事。

 

好奇心也是一種眼目的情慾

我們多半從眼目來滿足好奇心的誘惑。我們使用眼睛作為求知的工具,來滿足對知識的渴求。然而,好奇心也使人追求虛妄的知識,甚至使人在宗教中試探神明或是為了增長見識而追求靈異經驗。

在形形色色的事物中,什麼時候我才敢說沒有一樣東西能吸引我的注意,攫取我虛妄的好奇心呢?每天還是有這麼多微不足道的瑣事來考驗我們的好奇心。誰能計算我們失足的次數呢?!

主啊!我心收藏一大堆的虛幻,因此我的禱告也受騷擾而中斷。如果不是立即發覺我的弱點,重新收斂思想,上升到祢左右;如果不是想到這事的無謂,不再顧左右而盼之,不再停留,那麼我可能會出神地呆在那裡。

 

懂得收攝相當重要。從來不跌倒是一回事,懂得迅速站立起來是另一回事;沒有人能夠八風吹不動,經常保守心思意念恒常在主裡面。多少次我們原本礙於情面不要使人難堪,勉強聽著他人無聊的閒談,後來卻聽得津津有味或者融入其中了。再者,台灣現在有上百台的有線電視,人們不斷切換頻道,最後不知不覺地失落在自問自答「我為什麼在看這種節目」的無聊心緒中。

人們經常過度放縱好奇心。「本來要回家,卻在路上流連忘返,把旅程視為我們的家。」基督徒盼望在天上那更美的家鄉,從遠處望見,心裏歡喜,又承認自己在世是客旅、是寄居的,因此能夠輕看羞辱,視榮華富貴為過眼雲煙。

 

對今生的驕傲(人的讚美)應採取的態度

人的醜惡是妄自尊大;人的傲慢是要人畏而愛之。他們求逞自己的私意,其實並無什麼樂趣,但是人們因此不能愛祢、敬畏祢。為此,祢挫折驕傲的人,賜恩寵給謙遜的人,祢大聲呵斥世間的榮華富貴,山基為之震撼。

人如果喜歡追求讚美過於受之於祢的恩賜,就是不理會祢的譴責而接受讚美,這樣,讚美他的人比受讚美的人還好,因為能夠欣賞上帝加給別人的恩賜;而,受讚美者是追求別人的羨慕過於受之於上帝的恩賜。
凡不管祢的譴責,追求別人褒獎的人,在受審判的時候,將得不到別人的辯護,也逃不脫祢的懲罰;即便不是「惡人稱心如意,受到讚美」也不會是作惡的受到祝福。
(詩十2-5)…惡人面帶驕傲,說,耶和華必不追究;他心目中沒有神。凡他所作的,時常穩固;祢的審判超過他的眼界。他不明白上帝的審判;他嘲笑他的敵人。

然而,只有祢的慈愛帶來希望;祢的慈愛能改變人。在祢的慈愛中,我們開始改變。祢赦免我的罪;醫治我的病。祢救我脫離死亡;以憐憫慈愛環繞著我,用仁惠和慈愛作我的冠冕,以美好滿足我的慾望(詩一3)。

禱告:
親愛的主,求祢制服我的驕傲,使我接受祢的軛。以前我因為害怕承受羈絆,所以並不知道祢的軛原來是輕省的,輕鬆可實踐的。請展開祢的雙翅,讓我們避到祢翅膀的蔭下;因為祢曾應許:
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,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(詩九一)。讓我們真知道,唯有祢統治一切而我無所矜誇。祢要成為我們的榮光,我們也要因為有祢的道在身上而受人敬畏。

 

要傾慕真理超過人的讚美

奧古斯丁談到「對人的讚美會動心」也是一種驕傲。我所不願的是:因我做了一些好事,便拿別人的褒獎增加自己的快樂。事實上我的快樂不應建立在別人的誇獎,正如我的掃興不應該是受到別人的譴責。奧古斯丁這樣的觀念就像今日的我們:向多元社會大步妥協,可能有人向我鼓掌;然而,我們依聖經行事,可能被異教徒大加撻伐。

請祢促使我更細緻地檢查自己。請祢把我的真面目完全揭露在我自己面前。為何我自身所受的侮辱,比別人在我面前受到同樣的侮辱更使我憤概不平呢?這一點我真的意識不到嗎?即便我清楚,但為什麼還是覺得無法超越。

求主使我遠離這種悖謬的境界,不要使我的口舌成為罪惡的膏油敷在自己頭上。

我情願接受義人愛心的責打,卻不願意邪惡的人尊敬我,因我常常在禱告中反對他們的邪惡(詩一四一5)

 

出於虛榮的德行是危險的

因為我困苦窮乏,內心受傷(詩一○九22)。奧古斯丁自訴是一個貧困無告的人。他不斷向神禱告、追求神的慈愛,直到上帝進入他因驕傲而蒙蔽的內心,祈求上帝自己補滿他的缺陷。

奧古斯丁自訴,口頭的言行和書寫有時不免帶著危險的誘惑,使人沽名釣譽,乞求別人的賞識,希望能出人頭地。「人往往以更大的虛榮心誇耀自己輕視虛榮…這樣的誇耀並不算是輕視虛榮。」如此的誘惑在他自責的時候會試探他。

 

對「今生的驕傲」的反省

還有一種誘惑,就是即便別人不喜歡他,他還是自滿自足不想使人滿意,這就是人有自愛的力量與本性。他們將神的恩賜歸功於本身,不能與人同樂,有時反要掠奪他人所有。奧古斯丁認為這是一種危險,人心在其中是不安恐懼的,而有時候傷人者人恒傷之,我們能做的,但願在受傷之後得到上帝的治療。

 

人心中有善惡兩律的交戰

奧古斯丁說,我盡力用感覺周遊世界,又觀察生命及肉體的感覺,然後,我進入記憶的深處,參觀自己內心的林林總總,竟然發現高樓林立,若沒有神,我可能什麼都分辨不出。
然後我用心分析,接納自己一部分,加以盤詰,最後又檢查記憶的豐富蘊藏,或捨之或取之。

這一切不是我自己能夠發現的,只有祢是常燃不熄的光明,我將一切請示於祢,聽從祢的教誨和命令。我在這樣的往返重覆中感到很大樂趣。我周遊內外,足跡已遍,發現只有在祢懷中,我才能收攝放矢的我;有時祢將我帶入異常的心境和無可形容的溫柔,這種心境使我圓融通衢,超出凡塵。可惜我仍然墮入重重塵網中,被積習纏擾束縛;這習慣的包袱是多麼沉重啊!我欲罷不能,欲行不可,在其中進退為難。親愛的上主啊,我真是苦啊!

 

三種慾望

我從以上三種貪慾中檢查我罪惡的病根,並且求祢伸手挽救我。因為即使用我受傷的心靈,我也看到了祢的光輝。「我曾被拋在祢視線之外」,祢是統攝萬有的真理。我呢,由於我的鄙吝,我不願失去祢,但我有了祢同時又不肯棄絕虛偽,猶如一人既要說謊,又要知道真實。為此我失落了祢,因為你不屑與虛偽並存。 

禱告:至於我,我曾急促地說,我從祢眼前被隔絕。然而,我呼求祢的時候,祢仍聽我懇求的聲音(詩三一22)。

 

給語:基督是神人之間唯一的中保

耶穌是上帝與人之中唯一的中保,只有藉著耶穌,罪才能赦免。(第一)亞當的罪無法蒙赦免,無法被消除,只有藉著末後的亞當基督耶穌,為神人之間的中保。基督的死是赦罪的基礎。奧古斯丁將基督的死視為代替人們忍受刑罰的祭品,也可以說是獻給魔鬼的贖價,使人從撒但的權勢下被解放出來。奧古斯丁要人們以耶穌為榜樣,祂本為神的兒子,卻道成肉身為人的罪謙卑至死,成為神人中保,引人到基督那裡,他是人類的模範,是神人之間唯一的中介者。


 

每誌一句(羅馬書)
7:18 
我也知道,在我裏頭,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,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。
7:19 
故此,我所願意的善,我反不作,我所不願意的惡,我倒去作;
7:20 
若我去作所不願意作的,就不是我作的,乃是住在我裏頭的罪作的。
7:21 
我覺得有個律,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,便有惡與我同在,
7:22 
因為按著我裏面的意思(原文是人),我是喜歡神的律;
7:23 
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,和我心中的律交戰,把我擄去,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。
7:24 
我真是苦啊!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?
7:25 
感謝神,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,就能脫離了。這樣看來,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,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。

 

延伸閱讀
談情慾:奧古斯丁 《懺悔錄》 第十卷
談記憶:奧古斯丁 《懺悔錄》 第十卷
奧古斯丁《懺悔錄》 第十卷 談記憶 中英對照  摘要
奧古斯丁《懺悔錄》 第十一次 時間學說
奧古斯丁和他的母親
奧古斯丁的思想及中世紀「自由意識」的爭辯
古典哲學家:柏拉圖認為的理型是永恆的概念,是先驗的。

 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哲思誌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2 Responses to 談情慾:哲思誌(十B3)奧古斯丁 《懺悔錄》 第十卷

  1. Wendy 說道:

    讀過一些奧古斯丁的寫作,但沒有足夠的文字經驗寫下什麽。這是一篇很好的閲讀。謝謝。

  2. Jie 說道:

    謝謝你的歌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